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事新闻 > 内容

世界新军事变革大势与未来战争形态

时间:2016-01-28 11:09



  我军深化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这场改革是在世界军事革命浪潮汹涌澎湃的背景下展开的,是我军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要深刻理解和自觉推进这场改革,有必要对世界军事变革的大势和未来战争形态作点分析。
  
  何谓美军眼中“成熟的军事变革”
  
  1993年,五角大楼借助克林顿政府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建设,首次出台《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报告重新设计美军未来任务,规划军力建设。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将军们,踌躇满志地提出实施新军事变革,创造新的军事优势。随后,世界主要大国相继响应。到今天,这场变革已经进行20多年了。
  
  如果我们把20多年来新军事变革的过程作个分段,可以概括为前十年,即1993—2003年,为思想激荡的十年,舆论准备和理论准备的十年。2003—2012年、2013年,是思想沉寂的十年,是着眼军队转型、加快技术创新和战略调整的十年。2012年、2013年之后,我们感到另一个新的变革潮头开始兴起。主要标志是:美重返亚洲,推进“亚洲再平衡”,提出第三次“抵消战略”。在此战略指导下,开始寻求可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
  
  2011年,美净评估办公室给国防部提交一份重要研究报告,名曰《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这份重要报告是被誉为“五角大楼的导师”安德鲁·马歇尔主持撰写的。这位处于耄耋之年的超级智囊,曾在1993年与时任美国防部长的佩里、前参联会主席欧文斯,率先倡导以信息化浪潮为标志的新军事变革。为什么在新军事变革已经展开将近20年时,马歇尔和他的净评估办公室提出“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难道之前的新军事变革是不成熟的?对此,笔者认为,之前的变革是着眼于共性,基于能力的变革。美《2020联合构想》绘制的蓝图,是着眼创造美军绝对优势的军事能力,造成与其他军事强国的时代差。这个蓝图绘制时,谁是主要对手还没有搞清楚。直到2006年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他们还把中国、俄罗斯、印度,统称为“十字路口”的国家。奥巴马政府提出“重返亚洲”、实行“亚洲再平衡”战略,主要竞争对手才算确定下来。美军之所谓“成熟的军事变革”,是对手明确,目的性、针对性、指向性非常清楚的军事变革。
  
  2012年,美国防部快速反应技术办公室启动旨在改变“游戏规则”的“下一代技术”项目,2013年9月,美国一家知名智库给国防部一份重要建言报告,叫《改变游戏规则:颠覆性技术与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提出,美国防部应当把“下一代技术”创新的重心,放在颠覆性技术上,即“以快速打破与对手间军力平衡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技术或技术群”。
  
  《日益成熟的新军事变革》把过去近20年的主要变革成果,概括为“信息技术主导下的精确战能力”,认为这个成果已经扩散到其他国家,成了所有军事大国共用的作战思想和作战方式,也成为中国“区域拒止/反介入作战”的手段。美军“成熟的军事变革”,就是要颠覆“信息技术主导下的精确战能力”,改变“非接触精确战”的“游戏规则”。这实际上是吹响了新一轮军事变革的号角。
  
  什么技术最具有“颠覆性意义”
  
  人类已经进入到一个创造神话的时代,新技术,更确切地说是新技术群正以我们想象不到的速度向前发展。持续发生的技术革命必然持续推动军事领域里的革命。面对汹涌澎湃的新一轮变革浪潮,各个科技领域里的专家都从各自的角度预见未来,分析、判断军事变革走势。
  
  大数据技术的开发应用,将成为获得军事优势的新的制高点,是继云计算之后又一次颇具“颠覆性”意义的技术革命,对争得战场情报与决策优势具有重大意义,堪称未来军队的“虚拟作战参谋部”。新材料技术的创新发展,将引起发展模式的重大变革,从而引发武器装备发展模式的转变。太赫兹技术的重大突破,一旦用于军事,将对战场态势感知、信息传输、导弹防御等,产生重大影响。脑机接口技术迅猛发展,将可能引发出“意识战”“大脑思维战”。高功率微波技术显示出实战能力。一种釜底抽薪的信息战新样式已经产生。纳米技术的发展,可能引发“微型战争”。生物技术的发展,可能催生出“生物战”。无人机的快速发展使无人化战争正姗姗走来,等等。总之,伴随着各类新技术、新技术群纷纷登场亮相,军事理论专家与科学技术专家,对军事革命的新趋势各有不同的判断,对未来战争新变化各有自己的预测。
  
  究竟谁最具有“颠覆性意义”,能成为新一轮变革浪潮的引领者?面对众说纷纭的专家意见,我们需要认真分析评估。
  
  美军在选择“下一代技术”发展重点时,国防部组织力量,向60多名不同类型的专家进行调研,其中有未来学家、社会伦理学家、国防政策专家、实验室主管、科学家和风险投资家,并经过一系列兵棋推演,确定以下5种技术的颠覆性潜力最为突出:一是自主系统,或叫智能军事系统,包括机器人特种兵等无人作战系统。当今,自主系统的关键支撑技术——人工智能、软件和无线网络等技术,在市场的牵动下迅猛发展,为研发体型小巧、造价低廉的自主系统开辟了广阔技术空间,受到许多国家,特别是军事大国高度重视,并把它作为争得未来优势的重要砝码。二是定向能武器。定向能武器是通过毫米波、高功率微波、激光或电磁脉冲产生特殊作战效果。特别是激光武器,作为一种可隐身、“零用时”的高精度武器,可打击多个目标、拥有无限量“弹药”,还可以大大提高部队和设施的防护能力,尤其用于对抗精确制导武器,具有特殊的功效。美智库向军方建议:美军应当多发展定向能武器,特别是激光武器,以应对中国的“导弹饱和式攻击”作战,维持美国的地区优势。三是网络能力。网络能力的快速发展,把有关网络空间的战略制定、法规和组织建设摆上各国日程。随着网络空间和现实社会日益密不可分,网络安全的概念正在被网际安全的概念所取代。对网络空间的战略管理以及网络国防建设,正在颠覆我们传统的国家安全观念。四是3D打印技术。这一技术将显著改变装备制造流程,提高装备的战术适应性,从而为军事后勤保障带来巨大变革,从根本上影响国防工业基础。五是人体机能改良技术。人体机能包括体能、认知和社会情感功能。人体机能改良技术,是指通过生物科学和遗传基因技术等,提高或降低人的机能。
  
  从哲学高度讲,整个军事机体仍可分为“认知域”和“行动域”两个方面,20世纪前期及其以往的军事变革,都是新技术在“行动域”(机动力、打击力、防护力等)的突破引发的;20世纪后期兴起的新军事变革,是新技术在“认知域”的突破引发的。现在,这两个领域里的技术突破,越来越走向协调与平衡创新发展的阶段,智能化自主系统与定向能武器系统(光电技术在两个系统中都起着支撑作用),在今后一二十年内,将成为军事变革新浪潮的主潮流。
  
  战略思想选择“颠覆性技术”
  
  新技术在引发军事领域变革时,并不是自发的过程,而是战略思想选择新技术,使之成为一定时期核心军事能力并创新“游戏规则”的过程。历史上的军事变革,都是在战略需求牵引下,多种能力同时发展中核心军事能力发生转移。
  
  美对我实行的竞争战略,有两个重要内涵:一个是“抵消战略”,另一个是“成本战略”。所谓“抵消战略”,就是以能够颠覆现有“游戏规则”的战略性技术创新,打造新的“非对称军事优势”,造成对手新的“时代差”。所谓“成本战略”,就是以自己的节约化技术创新,在军备比赛中,从经济上拖垮对方。美在“空海一体战”中就明确提出,要对中国实行“成本战略”,“诱使或鼓动中国人民解放军投资那些价格昂贵但对美军行动威胁小的对抗手段”。
  
  美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是专门研究、捕捉、提出、推进具有颠覆性技术创新的机构。2013年4月,美国防部长和该局局长,共同签发《推进技术突袭:高级研究计划局在变化世界中的使命》。这个战略文件,对高级研究计划局的使命和职能做出新规定,确定“高级研究计划局直属国防部,是国防部科研体系中的计划管理机构,其职能包括:调动公司、大学、国防部和其他社会科研力量开展研究;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技术研发,对潜在新技术和能力做出关键的早期投资;鼓励与众不同的思想,挑战现状,超脱或超越主流观点”。文件规定了该局未来三大战略目标,其中第一大战略目标就是:为保障国家安全寻求突破性能力,通过支持研发可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技术,创造“下一代能力”,再次打破平衡,使对手来不及反应。文件同时规定,以创新方式控制成本;增加对手的成本,控制己方的成本,进而提升威慑力。这里把研发颠覆性技术与成本战略结合起来,把节约化、经济可承受性提到战略高度。美军在一次激光武器拦击导弹成功的试验后评估,用精确制导武器拦击对方袭来的导弹,成本高达几十万甚至数千万美元,而用激光武器,成本不到一美元。美军甚至提出,在未来战争中,军队对光打击、光能源、光通信等光电技术的综合运用,不仅可以真正做到“发现即摧毁”,而且不会再有“弹尽粮绝”的时候。
  
  从财富消耗角度讲,人类历史上的军事对抗,大致经历了“数量规模型”对抗,“质量效益型”对抗,“系统集成型”对抗,未来将是“节约创新型”对抗,而最大的节约是军民融合,最小的成本是军民融合,最高的效益是军民融合,最长的后劲也是军民融合。大国间的竞争,是耐力的比赛,不能不考虑经济可承受力。所以,选择那些可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技术,必然要加进军民融合的战略标准。我们感到,光技术是最具军民融合性的技术。
  
  如果认真研究美国防部和诸多智库近年来的研究报告,可以清楚地发现:在众多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新技术中,自主系统和定向能武器的结合,必然被排在发展前列,作为引领变革潮流,改变“游戏规则”的创新技术,以形成新的核心军事能力。由此笔者认为:可以看到的未来战争,将是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我们推断,美国未来的导弹防御系统,很可能是激光武器对导弹的拦击,不再是导弹对导弹的拦击。
  
  战争逻辑演进的必然趋势
  
  战争形态的演进,是社会产业革命在军事领域里的体现。“第二次浪潮”,即工业革命催生出机械化战争,“第三次浪潮”,即信息化革命,催生出信息化战争。当今,“第四次浪潮”已经兴起,以新能源为代表的绿色经济,成为人类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趋势。新一轮军事变革,一定会与这个趋势相关联。
  
  以信息化为代表的军事变革,主旨是向着作战效能更高、作战成本更低、作战风险更小、战争更加可控的方向前进。然而,任何事物都有成长的烦恼,在信息化战争迅猛成长的同时,一系列的“成长之困”正逐渐显现出来,并促使信息化战争向更高层次的战争形态迈进。
  
  一是信息化战争加快作战节奏,显著提高作战效率,然而信息化武器装备的生产使用成本不断加大,战争成本反而更高了。如第二代战斗机的单价只有几百万美元,第三代战斗机直线上升到几千万美元,第四代又比第三代提高了大约3至5倍(美军F-22战斗机的单价曾长期维持在2.2亿美元)。在使用维护成本方面,新一代信息化武器装备通常比上一代提高一倍以上,致使信息化精确制导武器,在作战持续性方面,难以满足未来战争的需要。如何寻求一种效能更高、成本更低廉的可持续作战武器,将成为新一轮军事变革普遍重视的问题。
  
  二是信息系统的飞速发展,使得战场各要素通过网络连为一体,指挥决策指令的传送速度和目标信息的传送速度达到“秒”级,但是承担攻击任务的火力发射速度仍局限于音速和超音速,二者不匹配问题日益凸显。面对以“光速传播、以秒计时”的大量战场目标信息,以“音速飞行、以分或小时”计时的精确火力的攻击速度显然跟不上信息的变化节奏。“大脑”和“躯干”不合拍、不匹配,成了发展的新矛盾。另外,当今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武器装备本身电子信息系统的升级频率加快,效能越来越高,与此同时,软硬件不匹配问题也越发明显,突出表现为现有机械化武器平台在结构和机动性能上没有大的突破,机械装置无法体现出先进信息系统的灵敏度要求。可见,要想让“大脑”和“躯干”更加有效地协调一致,使软硬件相匹配,大力发展新概念武器是必然选择。
  
  三是世纪之交的几场局部战争表明,信息化武器装备的一个重要特征是:进攻性武器比防御性武器的效费比高得多,信息化战争已呈现出攻守失衡的局面。首先,远程精确制导武器和防区外制导武器的广泛应用,往往超出传统防御性武器平台的拦截范围,使防御作战很容易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其次,防御性武器拦截概率不高。如对付一枚导弹的攻击,通常需要3-6枚导弹进行集火拦击,加之受战场多种因素的影响,命中概率也不稳定。再次,随着冲压发动机技术的发展,高超音速(5-10马赫)进攻性精确制导武器已开始步入战场,进攻与防御的速度差进一步加大,防御一方有时会面临追不上对方的尴尬,攻守两端更加失衡。由此必然会催生出防御功能更强的新型武器系统的产生。武器装备的系统论告诉我们,有什么样的情报信息系统,就应该有什么样的火力攻击系统,“实时”的信息唯有与“零时”的火力相配合,才能取得“发现即摧毁”的作战效果。
  
  四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尤其是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以往那种大规模毁灭式的战争样式愈来愈受到制约,然而信息化战争仍不能解决大国对抗的巨大风险。在信息化战争中,虽然作战效率较以往大幅提高,附带伤亡明显减少,但传统的火力毁伤仍不可避免,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格局下,大规模战争对谁都不利。尤其是在信息传媒越来越发达,人们的反战情绪越来越高涨的现代文明社会,大国迫切需要一种兼顾软硬杀伤功能、毁伤效果高度可控的武器系统来执行“亚战争”任务,在传统战争面前多设几道门槛,为毁灭性战争多上几道保险,无疑是新一轮军事革命要解决的问题。
  
  五是成熟的信息化战争是以网络为中心的一体化联合作战,然而信息化程度越发达,系统集成度愈高,有时也会变得越脆弱。在一体化联合作战中,利用计算机系统把多维空间的战场感知系统、指挥控制系统、武器系统,以及各作战单元等集成为一个统一高效的作战体系,使各级各类作战人员能够利用该网络平台,共享战场信息,协调一致地打击敌人。然而,作战体系的信息化、网络化在大幅提高作战效率的同时,也给自身带来极大的隐患和风险。随着信息化战争的不断发展,电子信息装备在武器装备体系中的比重越来越大,所面临的电子攻击和干扰也越发严重。特别是随着微波武器的逐步实战化,将会使信息化武器系统承受巨大压力,严重影响其作战效能的发挥。战争演进的逻辑告诉我们,武器装备的高度信息化之后,可能会在某些易受攻击环节减少或简化对电子信息设备的使用和依赖,着力提高武器系统的自主作战能力和可靠性。
  
  总之,战争演进也是一种矛盾运动,信息化战争在向更高阶段发展中,要克服上述矛盾,必将产生对新杀伤机理武器系统的客观需求,走向基于自主系统的光战争。
  
  (来源:新华网 文:李炳彦)
关键词:
 来源:未知

相关新闻